🍡🍢🍡

杂食杂食杂食!慎fo

旧图存档

 

翻出3张黑历史wwwww

p1半夜翻厨房二人组

p2牛皮糖七

p3还是七九之后不久,大头领和二爷参加类似男生女生向前冲那种闯关节目时拉的郎hhhhhhh最后闯关成功,但是大头领在转盘那关完全转蒙圈,最后各种获奖感言都二爷给挡了……莫名觉得符合人设怎么回事hhhhhh

 

翻到了以前的截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

请问现在还可以找到娇花拍的片场日常视频吗!!??请务必发我(跪

看红圈

史进这个娃怎么这么搞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骚话七
夜袭横
马军九
打洞组

……这种鱼我一天能摸八万条!!(不你不能

瓜皮

把DC和迪士尼相关误放到了漫威合集里,一个个删掉的时候才发现我不是移出合集,而是直接把文章删了………………

哭泣😢

画了上山前的俊顺!!我满足!!
这两天回顾大头领相关的mv和文被笑死hhhhhh大家爱之深黑之切(什么

告白的话总觉得是顺子先
因为大头领只会“给你个微笑自己体会”😂😂😂😂

😭😭😭

正式回新水坑了

回顾了喜爱的几个名场面

不管多久都觉得好好嗑

我流光切😂😂……饭团集点误终身(
和面灵气的现代au是一个背景,自己产粮自己吃吧((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平安京第三医院晴明主任的办公室坐着两个奇怪的男人。他们都穿黑西装,一个红发马尾,脖子上是颈椎固定支架;另一个白发披散,右臂袖管空空。两个人看起来都像刚从大型械斗里捡了条命,疲惫,却不好惹,但细看会发现白发男子的西装口袋里装着个白色眯眼的绒绒球,让这副生人勿近的气场有些破功。

“我们希望由你接收鬼切。最好明天就去源赖光那领人。”红马尾的男人不习惯支架,目光居高临下、强撑气势的样子有些僵硬:“听说三院最好的医生就是你晴明,这件事你肯定能处理好了。”

黑道大哥给的高帽我可不想戴。晴明内心吐槽,脸上还保持着礼貌的微笑:“我听说过鬼切,但他在源赖光的病区,没有病历,没有上面签字的许可,擅自接收病人不在我的权力范围之内。”

“烦死了一个个的!你们医院有没有管事的,信不信我单手照样掀了你办公室!”遭到过可能不止一次踢皮球待遇,白发男子突然爆发了,“他根本就没病!他认识那个源赖光以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,我们要是能接他出院还用得着你吗?!”

“冷静点茨木。”红发男子制止了同伴的抱怨,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掏兜。

“……挚友,医生让你戒酒了。”
“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烦死了真是!!!”
“小心脖子啊挚友!”

一个比一个暴躁………晴明决定暂时安静如鸡。

红发男子惯拿酒壶的手一时无处安放,握拳,又松开,沉默一阵后终于开口:

“鬼切他,以前诊断出双相,靠吃药控制,一直很稳定的,突然有天就失联了……那时我们也遇到点状况,事后花了些功夫才查到他是自己把行踪抹掉,主动就医的。再见面时,他已经成了源赖光的病人。
“我们听说源赖光会接管那种被家属放弃治疗的精神病患,可他居然靠鬼切来控制他们,万一病人出了状况,鬼切就是他的替罪羊。”

晴明知道自己一直是医院的炸弹接收处,专管没人接的烫手山芋,本想打太极推掉这件事,却因触及源赖光暗箱操作的秘密而产生了兴趣:
“不需要治疗,还能拿到收容费,图的无非是钱罢了,以大江山的财力,交换一个鬼切想必不是问题。”

“钱不是问题,”红发男子说,“源赖光甚至同意了我们报出的条件,问题在于鬼切……他不走,他说自己有病,只有源赖光医生能治好。”

白发男子补充:“他现在看我们像看见妖怪一样……再不离开那家伙没病也要搞出病了!”

“晴明医生,”红发男子艰难地往前挪了挪椅子,身子前倾,正视晴明的目光,晴明看到那眼中除了有黑道人士自带的压迫和威胁意味,还有担忧与恳求。

“至少把他从源赖光身边带走……你是第三医院最好的医生,如果可以的话,请把原来的鬼切带回来……拜托了。”
“明白了……我会尽力。”

晴明来回切换电脑中两张鬼切的照片,一张是摄于大江山时期的证件照,乱糟糟的白色短发,嘴唇涂黑,右眼夺目的刀疤盖不住眼神单纯张扬。还有一张,是那个叫茨木的男人发来的模糊照片,鬼切正被两个护工拉回病房,头发变回黑色,长长了,也顺服了许多,回头时眼中的淡漠却与前者判若两人。

“如果能找到机会避开源赖光,亲自见一下鬼切就可能会有头绪了……”晴明靠上椅背,漫无边际地思索着:
“异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呢?

“他们的第一次见面,是怎样的呢……”

© ðŸ¡ðŸ¢ðŸ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