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姿from一对剽悍的老鼠夫妇

雄鼠是我见过最大最肥的老鼠,脸上是交配伤,每次看他葛优瘫的一肚子肉都忍不住想画

雌鼠是我第一次见到吃东西吧唧嘴的老鼠,啃一口饲料就一口水,美滋滋

画着画着竟想到了米勒的《晚祷》

授权

评论(2)

热度(8)

🍡🍢🍡

杂食杂食杂食!慎fo